曼城天才是时候考虑离队了名宿可以学学桑乔

前曼城球星赖特-菲利普斯建议,福登应该考虑离开曼城,以获得稳定的主力机会。

关于减负的话题,我们常常在舆论场上见到大量的讨论,但多数情况下,人们谈到的都是如何为学生减负,为家长减负,却很少有人会想到,一线教师其实同样面对着过重的负担,因此同样需要一次切实的减负。

我的老师说,尽管现在每周要上的课从近20节减少到了15节左右,但日益膨胀的职责范围,却常常让他感到无所适从。对学校而言,教学方式日益多元,管理工作日益精细是一个积极的趋势,但在这个趋势里,老师不能成为那个无限承担责任的人,只有通过切实的改革,精简掉那些不必要的无用功,同时让一些不该由老师完成的工作由更专业的人去完成,才能让老师把精力重新聚焦于培育人才。

针对教师减负,我专门拜访了我的小学老师,在与他的交谈中,我了解到:原来教师群体所要面对的负担,一点也不比那些看起来负担最重的学生与家长要少。而在某种意义上,也正是因为教师承担了太多与教学工作无关的杂务,影响了他们正常完成教学任务,才使得部分教学任务被迫从课堂上“外溢”到了家庭之中,既给家长添加了额外的负担,又造成家校双方的“双输”局面。

高中生活苦、累,但苦尽甘来。如果吃下了这四种苦,最终拿到了名校录取通知书,就会发现,所有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特别是到了高三,眼看着身边的同学个个保持着足够的专注,都很有学习效率,而自己的学习成绩却很难提升或总是起起伏伏,心态就会逐渐失衡,很容易就变得迷茫。

高考拼的是学习能力、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为了能拿下高考,有些高考生从高一就开始进入备战状态,长期的高强度学习,身体会明显吃不消。

究竟该怎么做,才可以考取名校呢?笔者曾与一位有着二十多年带班经验的班主任聊到这个话题,他直言:能吃下这几种苦的高中生,大多能考取知名大学,很准。

“今年夏天福登需要做一个重大决定,在一个球员头脑里,总会有一个时刻,他觉得自己需要打更多比赛。以福登的天赋,如果他稳定的打比赛,是有足够的能力进入英格兰队的,但现在的风险是,因为缺乏比赛机会,他的职业生涯可能受到影响。”

在我的老师眼里,《意见》中提到的数种造成教师负担的典型现象,他都深有体会。其中,最“磨人”的一件事,就是各种各样的课程评比活动,或曰“赛课”。由于“赛课”的结果与教师的职称评审密切相关,因此,每个学期都要来上三五次的“赛课”,是老师们必须要全力应对的重要挑战。

据报道,这套作品名叫“喜剧演员”(Comedian),是意大利艺术家卡特兰在美国迈阿密当地杂货店购入香蕉,之后用防水胶带贴到墙上,就完成了这幅“杰作”。他将作品交给合作多年的当代艺术画廊“贝浩登”(Perrotin),并送到美国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展出。

“我和一位很重要的收藏家非常认真地讨论出售事宜。”贝浩登对《迈阿密先驱报》记者说,“他的反应非常正面。”

卡特兰向来以挑战流行文化闻名,被偷走的金马桶“美国”就是出自他之手。

很多时候,只有孤独的环境,才能抛开杂念,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去。高中生若能吃下孤独的苦,就会更懂“有舍有得”,他们的学习状态也将会变得更加单纯。慢慢的,他们又会懂得如何克服孤独带来的困扰,进而渐渐地体会到孤独带来的快乐,那种快乐就是“学业上的重大突破”。

尽管“赛课”对教师的事业发展意义重大,但究其本质,却并不能给教学工作带来太多积极影响。每当“赛课”临近,教师们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都不得不将大量时间用在备课、试讲、撰写相关材料上,而这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正常教学规划的落实与展开。对教师而言,“赛课”的成果,与其说是他们想要主动争取的目标,不如说是他们不得不去争取的“负担”。倘若有选择,他们其实更愿意多花些时间落实自己原本的教学计划,对学生因材施教,而不是把大把的时间投入到一场竞争性的“表演”当中。

孤独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情绪体验,绝大多数人会用尽全身力气避免成为“孤独的人”,因为孤独的滋味实在太不好受了。不过,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孤独是痛苦的,它会让人感觉到空虚、无助,甚至是绝望,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孤独又是一种难得的享受状态。在喧闹的校园里,有一个安静的地方独自学习,有多么难得?

迷茫会让人觉得苦闷、压抑,甚至有失去希望的感觉。但只要吃得下迷茫的苦,就能在成绩下滑时不难过,且会试着去不断反思、查漏补缺,让自己的弱势变成自己的优势,走出迷茫的阴影。

很多高中毕业十几年的人,提起高中学习经历,都会用“煎熬”两个字概括。确实,从表面上看,高中学习特别煎熬:不停地做题;每天很晚睡觉,很早起床,天天睡不够;很怕看到爸爸妈妈不安的眼神;每次模拟考都很担心;总感觉身边的人比自己刻苦多了,认为自己不在学习状态。

展前说明指出,卡特兰创作“喜剧演员”的想法始于一年前。当时,他正在思考一个外形像是香蕉的雕刻品。每当出门旅行时,卡特兰就会随身携带一根香蕉,然后挂在旅馆房间的墙上,好寻找灵感。他之前还想到过“用树脂,接着是青铜和漆青铜,最后才回到一开始的真正香蕉点子。”

19岁的福登是曼城青训的一颗明星,瓜迪奥拉也多次赞誉他,称给五亿英镑也不卖福登。但本赛季至今,福登只有一场打满90分钟,赖特-菲利普斯认为,福登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高中的知识体系比初中复杂,且内容更有深度。高中生学习成绩的优劣不仅与努力程度有关,还与他们的思维水平有很大关系。高中生既要紧跟老师的节奏,又要具备较强的独立思考和反思能力。然而有不少高中生不懂得如何锻炼这种能力,他们经常处于一种“似懂非懂”的状态:听老师上课讲解,都懂,但一做题,都是错。

“贝浩登”画廊创办人艾曼纽·贝浩登对媒体表示,卡特兰将平凡的物体变成“愉快和批评的载具。”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一个能吃苦的人,一定会获得回报。当然,对高中生而言,“能吃苦”更多的是一种向上的精神力量,它让高中生们不畏难、不惧事,敢于面对各种问题,即便失败了、倒下了,也能立刻调整好,然后站起来继续前进。

“焦虑、痛苦、受折磨”,这不仅是许多高中生的感受,也是许多高中生家长的感受。所以高中生要努力吃下煎熬的苦。若如此,就不会被煎熬带来的痛苦感吞噬,也不会因煎熬而失去学习的动力、变得烦躁和恐慌。能吃下煎熬的苦,是取得高考胜利的一个关键因素。

与此同时,对教师群体而言,形式主义也是一件令人厌烦的事。我的老师在日常工作中感受最深的形式主义现象,便是似乎永远开不完的“工作会议”。没有人会否认工作会议本身的必要性,但是,在他所供职的学校,这种会议的数量实在太多,而这也不仅是一所学校的个别现象。尽管这些会议各有其名目:譬如年级会、骨干会、教学组会,等等,但实际上,许多会议的内容都是高度重叠的,根本没必要在多个会议中反复讨论。这些层出不穷的会议,不仅没能起到提高工作效率的作用,反而演变成教师们的“垃圾时间”。

高中生要能吃得下身体的苦,并不是说高中生要死扛硬扛,而是在身体出现不适症状时,要保持较好的精神状态,不泄气、不放弃。然后再通过适当的调整,让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到最佳。

“贝浩登”画廊同时也提醒,虽然他们会附上真品证书,但香蕉要是开始过熟腐烂,所有人请自行更换,他们不会告诉买家该如何清理。

另外,还有一种新的形式主义,那就是所谓的“网络研修”。依照规定,每个学期,教师都必须完成一定的网络研修学时,而完成学时的方式,便是观看网络视频课程。由于教师的日常工作已经非常忙碌,大多数人没有余暇去观看这些视频课程,于是大家往往都是把页面点开放在一旁,然后去做别的工作,根本不会认真听课。这造成的结果就是:教师其实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而只是额外完成了一项麻烦的工作。倘若如此,何必不干脆取消这种自欺欺人的线上课程,找时间把教师集中起来,让他们真真正正、实实在在地研修学习呢?

“当然,他从一些非凡球员身上可以学到东西,把握自己被赋予的机会,但在这个阶段,他需要再上一层楼,稳定的打上比赛。”

以上种种,不过是我的老师所面对的诸多杂务负担中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维护学生档案材料、为学生制作影像材料、为有关部门统计学生信息、被抽调借用……这些影响教师教学工作的额外事务还有很多。尽管细细想来,这些事务似乎也确实有其意义,值得去做,而且每一项工作单拿出来,都不算特别沉重,但是,当十几项任务同时压在一名教师身上的时候,就算是最具热情、最有能力的教师也难以在有限的工作时间里将其完美完成。

“看看桑乔(前曼城新秀,转会多特蒙德后上升明显),他抓住机会去国外,更多的打比赛,现在他可能已经是世界上顶级的边锋了。福登需要决断,是留下来继续等待,还是去别的队发展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