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H、BSV、BTC减半将会带来什么影响

2008年,中本聪发表了白皮书《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陈述了他对电子货币的新设想——比特币就此面世。白皮书中构建了一个基于P2P网络传输的去中心化的电子现金系统,通过这个系统,我们可以实现全球的即时电子现金转移,解决了在互联网上产生、存储和传递交换价值问题。2009年1月3日,比特币创世区块诞生。比特币最初仅仅在极客圈子流行。经过几年的发展,比特币逐步走入大众视野,用户群体不断扩大,币价也水长船高。

然而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许多用户反映自己的交易被延后了许久才得以执行。经观察发现,这是因为当时比特币已经无法及时处理网络相关信息所导致的。比特币系统每10分钟向区块链添加一个块,然而在1MB区块大小的限制下,每一个块内可存储的交易十分有限,从而限制了整个交易的吞吐量。比特币网络开始出现拥堵,手续费过高,交易长时间无法打包等情况。当时比特币每秒大约可以处理4-7笔交易,如果跟全球支付网络Visa、美国运通或PayPal等相比的话,Visa在2013年的圣诞季每秒需处理4.7笔交易。显然,BTC当时的交易效率难以担负起现金支付的功能。

二.BTC、BCH、BSV的机制设计和战略愿景

矿工减少随之全网算力下降,挖矿难度也跟着下降(再加上系统本身根据上个周期的难度进行调整的增益效果),此时已退出市场的矿工有抛售倾向,比特币价格随之下降。市场抛售情绪累积导致价格更进一步的下降,会有更多的矿工退出挖矿,直到新的平衡币价不再下跌。一但市场转暖币价上涨,此时挖矿难度较小,挖矿利润增多,挖矿的吸引力重新变大,矿工再次加入,竞争回归激烈,以此循环。

其实软硬分叉之争只是表象,本质上是路线之争。

因此,推出矿机盈亏平衡公式为:

然而BSV价格因为几次“妖涨”,控盘严重,被称为妖币。自称中本聪的社区领袖CSW也深陷负面评价之中。

关机币价主要与矿机本身的性能、电力成本、区块奖励以及全网算力有关,其中矿机性能和电力成本这两个因素基本是固定不变的,而区块奖励这一因素虽然有变动(涉及手续费),但总体变化不大,唯一波动较大的就是全网算力。

通知强调,将“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所在地区以及挂牌督战的52个贫困县作为工作重点,加大有组织劳务输出力度,适当扩大乡村公益性岗位规模。加强部门协同,及时提供就业帮扶,创造有利于贫困劳动力就业增收的良好环境,防止因疫失业返贫。(完)

纵观历史上比特币市场对价格减半的反应,比特币资产呈现出明显的上涨势头。例如,自2012年11月第一次减半后到2013年11月的一年间,比特币价格上涨了82.1%。同样,在2016年7月第二次减半之后,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比特币价格从651美元跃升至2518美元达到了3倍的飙升。通过对比特币两次减产历史数据的纵向比较分析,我们看到比特币在减产日到来前,都会出现短周期(持续几个月)的上涨趋势;两次比特币减半紧跟其后的就是加密货币市场的牛市。因此当前大家普遍对于减半会有一个币价预期上涨的利好预期。

盈亏平衡成本对矿工挖矿至关重要,盈亏平衡成本指的是矿工矿场在正常运转下,用矿机挖矿获得的收益还不足以支付挖矿消耗的电费时的币价,也可以理解为挖出某一种币的挖矿成本价或关机价。如果币价跌破“关机价格”,那么挖矿自然就会亏损。

(3)影响矿工比特币挖矿成本的因素

由于比特币供应量有限,在大众看好比特币的前提下,价格会持续上涨,比特币才能获得估值的溢价,那么用于挖掘比特币的全网算力就会增大,挖矿成本也会增加;如果认可比特币的人变少,则人们购买需求降低,比特币币价下跌,一旦跌破挖矿成本,便会有矿工放弃挖矿,此时全网算力下降,挖掘成本也会降低。因此,共识需求决定比特币价格,而比特币价格影响它的全网算力和挖矿成本。

比特币现金承接了比特币的交易数据。但是删除了隔离见证,区块上限升级为8M(后升级为32M),致力于通过链上扩容的方式解决比特币系统中区块拥堵和手续费高等问题,随后按照比特币1:1的比例向比特币持有者分发BCH。为完善系统,BCH每半年进行一次硬分叉,此后BCH历经几次升级,系统逐步走向稳定,市值进入加密资产前十。

三是促进就地就近就业。推动疫情较轻地区的各类经营主体、工程项目尽早复工复产,推荐贫困劳动力优先上岗;鼓励临时增设的保洁环卫、防疫消杀、卡点值守等岗位优先吸纳贫困劳动力;支持各类农资经营主体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

通知要求,各地在确保疫情防控安全的前提下,切实做好就业扶贫工作,不能有缓一缓、等一等的思想,努力减轻疫情对贫困劳动力就业增收的影响,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打赢脱贫攻坚战。

四是加强关心关爱,及时解决困难问题,对受疫情影响失业的参保贫困劳动力按规定发放失业补助金。五是优化线上服务线上培训。

3.1.1从供需关系分析比特币减半事件

分叉是社区治理中的自由之光,不同派系通过分叉坚持各自的路线,目前BTC、BCH、BSV也都在各自道路上探索。

ATM机可以为使用者提供包括加密通证兑换提现、加密通证购买和现金转账等服务。截至2020年4月8日,全球范围内加密ATM机共7476台。目前全球提供BCH的取款或存取款服务的ATM机共有2557台,约占全部加密币ATM机的34.2%,排在所有加密币ATM总数量的第五位。而提供BTC的取款或存取款服务的ATM机共有7471台,约占全部加密币ATM机的99.9%。BCH在支付共识度上仍远低于BTC。

2015年,在比特币社区中出现了扩容的声音,矿工支持扩大比特币的区块来增加交易容量,而以核心开发者Core为代表的小区块者们认为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主张用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的方式缓解比特币的拥堵问题。矿工,开发组,用户之间的博弈相对混乱,比特币社区围绕扩容问题争论了三年之久,社区矛盾逐渐无法调和,同时硬分叉的声音也愈演愈烈。最终在2017年8月1日,矿工在区块高度478558执行硬分叉,6小时后,ViaBTC矿池成功挖出了第一个比特现金(BitcoinCash)的区块(nr 478559),比特币社区自此一分为二。

据1ml.com数据统计,截至4月8日,比特币闪电网络的承载能力为945.49个BTC;节点数量为12117个,在过去30天上涨了4.24%;有36336个通道,在过去30天上涨了0.4%,183节点,共抵押了291.09个LTC。对比2019年4月19日的数据,当时比特币闪电网络的承载能力为1063.42个BTC,节点数量8065个,通道数量为38637个。一年过去,比特币闪电网络节点数量不升反跌,发展乏力。

(2)价格、算力难度、挖矿成本之间的反馈周期

时隔四年,比特币2020年5月份将再次迎来减半。它将给比特币生态带来哪些影响呢?

商品价格受供求关系的影响,围绕价值上下波动,是价值规律的表现形式。挖矿成本底的上升将促使比特币围绕更高的价值线上下波动。

产量减半会对投资者产生未来一段时间内供应下降的预期,打破原有的供需平衡。按照经济学定价原理分析,假定在需求增速不变的情况下,供应增速下降,价格理论会上涨。当然,实际价格变化结果也受其他多方面因素影响。

单台矿机的运营成本基本不变,比特币挖矿奖励减半,理论上将导致单台矿机平均一天挖到币的数量减半,从而计算得出的“关机币价”约为原来两倍。也就是说,单个比特币所蕴含的“内在价值”提升了两倍,“挖矿成本底”也会变为原来的两倍。当然关机币价其实是动态调整的,影响因素包括单个矿机在全网算力占比、挖矿难度、区块奖励、运营费用等。

2017年8月,以Core为主导的BTC正式激活隔离见证功能进行扩容,2017年12月,闪电网络也成功部署在比特币主网。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都属于区块链扩容方案的内容。简单来说,隔离见证指将一笔交易的信息拆分开来,只将部分重要信息记录在区块链中,以减小每笔交易的大小,提高每个区块中处理的交易的数量。闪电网络是采用将部分交易放在链下处理,交易双方在一段时间内的交易只由双方记录,待一段时间后再将最终交易结果广播到其他节点,在区块链中记录下来。这样多笔交易实际上只需要记录一次就够了,适用于频繁、小额交易。

二是安全有序组织外出返岗务工。优先组织贫困劳动力实施“点对点”集中运送到岗,对公共就业服务机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劳务经纪人开展贫困劳动力有组织劳务输出的,给予就业创业服务补助。

BCH扩展1M的区块大小为32M,坚持链上扩容路线。并重新启用一批OP-codes,该操作码将允许创建不同类型的元数据,如具有代表性的代币以及执行智能合约,用户可以在上面创建一些复杂的应用程序。探索将支付和应用融为一体的道路。然而虫洞和哥白尼开发团队的解散,宣告了智能合约方向上暂时的失败与告一段落。从近期BCH的发展路线来看,又有回归纯粹“电子现金”的意图。

中本聪当初在设计比特币体系的时候,为了控制比特币的总体发行量,规定了在每产生210,000个区块后,比特币产量减半。一开始每个区块产生50个比特币,后来逐步减半,直到逼近为零。由于比特币根据算力设置了难度系数,大约平均10分钟产生一个区块,因此大约每四年减半一次,以此规律计算到2040年比特币将达到其设定的2100万个上限。

供求关系是经济学最底层的规律,价格由供给和需求决定,如果需求不变,供给减少的话,价格会上涨。而实际当中,需求并非固定的。当供给减少这个明显事件临近的时候,大部分人会透支供给利好预期,使得供给减少导致的价格上涨转化为不可量化的需求之上,产生价格泡沫。当供给减少兑现的时候,反而是需求不断回归平衡的时候,那么在价格上表现为下跌。因此,比特减半也将遵循这样的价格规律。

Core坚持1M区块大小,以保证较低的全节点门槛,即使一台普通电脑也可以运行一个全节点,更加去中心化。主张用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的方式缓解比特币的拥堵问题。

(1)共识需求是决定比特币价格的主要因素

通知提出一系列促进贫困劳动力就业增收的政策举措。其中包括:一是鼓励重点企业优先招录。梳理本地区重点企业用工需求,远程精准推送适合贫困劳动力的就业岗位,支持重点企业优先招用贫困劳动力。

挖矿的实质可简单理解为全世界所有的矿机一起来通过算随机数的哈希值的方法抽签,中签的概率为矿机算力/全世界总算力。影响矿工比特币挖矿成本的因素有:区块奖励、算力、全网算力、运营成本。

关机币价=单台矿机一天运营成本/单台矿机平均一天挖到币的数量

3.1.2对利益相关者的影响

(1)矿工:对于单独生产出来的比特币矿机来说,随着全球总算力的持续增加,其挖BTC的收益一定是逐步递减并逐步趋近于零,落后的挖矿方法或设备将面临淘汰。减半致使矿工挖矿奖励减半,当币价没有同比例上涨的情况下,矿工挖矿绝对收益减少,一旦价格下跌过多,高成本的矿工将入不敷出只得选择关机。

BSV在2019年7月24日进行了“硬分叉”,把区块大小从128MB提升到2GB。而在创世升级中,它完全移除了关于硬上线的概念,所以Bsv又被称为无限扩容,理论上bsv可以产生超大的区块。在解除区块上限之后,Bsv为大规模存储打下了基础。可以把更多东西更快的都存到Metanet网络上。BSv的愿景是创造可以供企业应用使用的全球公开数据账本的区块链,想吸引那些想要在一个规范友好的环境中发展的企业和应用程序。它的发展路线是全球账本,对标的是ETH、Cosmos、EOS等底层公链。同时BSV声称拥抱监管,走合规路线。

在两大阵营唇枪舌剑几轮交锋之后,矛盾再次到达了极致,无法协调。11月16日BCH正式硬分叉为BCHABC和BCHSV。这次分叉导致了共识分裂,主流币种暴跌。此后,BSV在2019年7月24日进行了“硬分叉”,把区块大小从128MB提升到2GB,高于其他任何的区块链项目。并且升级之后的数天时间里,BSV链上成功挖出256MB大小的区块,刷新了公链挖出的最大区块世界纪录。

单台矿机一天运营成本=单台矿机一天BTC收益

然而自称中本聪的澳洲科学家CW明确反对该计划,他认为比特币在0.1版本就建立了牢固的基石,BCH需要做的仅仅是:1)扩大容量;2)锁定协议,并宣称要”彻底锁死比特币底层协议并扩容至128MB”。为此成立一个名叫Nchain的项目,并于2018年8月16日创建BSV节点客户端,扬言将在BCH协议上上实施名为Bitcoin Satoshi Vision(BSV)的分叉币,目标是恢复比特币原始协议。

BTC依然无法摆脱拥堵和高手续费问题,难以担负起现金“支付”这个最为重要的功能,走上“电子黄金”的储值道路。

因此挖矿成本也通过矿工行为反作用于价格。

在基础设施保持不变的前提下,比特币价格越高,挖矿的吸引力越强。此时矿工竞争愈加激烈,全网算力增多,挖矿难度变高(系统会在下一个周期调整难度,具有一定滞后性),同时挖矿成本变高,一旦价格不能覆盖挖矿成本,挖矿将不再有利可图,小矿工就会退出或被兼并。

单台矿机一天运营成本=矿机平均一天挖到币的数量*关机币价

2018年4月,BCH社区发布了中期发展路线图,表示将对BCH进行技术升级和完善。其中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扩容,将区块大小变为32MB(在5月份已经完成);一个是添加或重新激活几个比特币脚本操作码(op代码),以便让BCH网络拥有和以太坊一样的智能合约应用,从而扩展BCH的更多的应用。

影响共识需求的因素有很多,除了比特币网络本身的网络性能和技术更新、竞争币的发展外,舆论影响、安全事件和各国政策等也决定了比特币的需求部分。此外,比特币价格也直接受到某些类型的全球政治经济事件影响。

至此,比特币形成三国鼎立之势。